Yeni Raki

嗑死我了,嗑死我了

这个图太适合银峰了哈哈哈哈哈
有太太愿意产粮吗

哇完全泪目啊啊啊啊啊啊
涉你真的是天使啊天使!

灰小子与王子(一~六)

扯蛋童话 住院ing瞎写的
CP:JHS

【一.】
  
赵珍虎是住在华丽城堡里的王子

梁洪硕是一天干十份活的灰小子

梁洪硕有一个狠毒的继母和两个姐姐

她们让梁洪硕做所有的家务,有时还故意刁难他,让他睡在冷冰冰的厨房里

渐渐的,梁洪硕从一个白嫩柔弱的美男子变成了浑身肌肉的黑巧克力

王子的生日宴会风风火火地准备着,名单上邀请了全国年轻女孩

女孩们自然也知道这场舞会的重要,一个个打扮得像花枝招展的孔雀,头上挂着几十斤重的饰品,脸上堆的粉和了水可以拿去刷墙

梁洪硕的两个姐姐自然也在被邀请的行列中,她们命令梁洪硕从街头到街尾把每个样式的礼服各买两套,当然,拿梁洪硕自己的零花钱,然后刷干净她们堆积如山的鞋

“舞会有啥好玩的?为什么大家要准备得这么隆重?”不懂其中奥秘的梁洪硕满脸疑惑地问礼服店的大妈

“啧啧,傻小子,舞会当然好玩儿啦,有最美妙的钢琴声,有最香醇的葡萄酒,有最美味的糕点,当然,这都不是重点。”大妈突然双手捧住脸,眼里闪着粉色泡泡,“还有最最可爱的珍虎王子~”

大妈的最后一句话被梁洪硕自动过滤掉了,他的脑海中全是那句“最美味的糕点”,连大妈补的钱都忘了拿就魂不守舍地回家,当然回家后又遭到一顿打
 
“傻小子,在家好好待着,把房间里里外外仔细打扫一遍,要是让未来的王子妃我有一丝不满意,你就走着瞧吧!”大姐高傲地昂着头,拿她那硕大的鼻孔对着人

“去你的,明明我才是未来的王子妃,你还是乖乖回家待着吧!”二姐翘起她那染得五颜六色的兰花指指着大姐,尖着嗓子反驳

“&?#-×>#……”

“*;-#&^>?&……”

两个姐姐吵吵嚷嚷地出了门,梁洪硕的魂儿依旧被舞会的食物牵着去了,干什么活儿都无精打采

突然,梁洪硕看到了那些刚买回来却被淘汰掉的礼服,他的脑海里闪现出一个大胆的念头……

是的,他要打扮成女孩,去参加舞会
 
 
【二.】
 
梁洪硕一路飞奔,还有半个小时舞会就要开始了,然而梁洪硕现在离城堡还相隔十几条街道

梁洪硕灰心丧气地放慢脚步

就在这时……

“啊!让我看看这位美丽的姑娘,你是要去参加王子的舞会吗?”梁洪硕闻声抬起头,一位戴着尖尖的帽子,身穿黑色斗篷的巫师站在他面前,奇怪的是,他的手中没按一般的套路,拿个魔法棒

“是的,可是现在太晚了,肯定赶不上了。”梁洪硕开口,带着哭腔

“噢我亲爱的姑娘,不要担心,没什么是巫师高信源做不到的!”说着,他解开了斗篷的扣子,露出了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 

露出了………………
 

…………
露出了围在腰上一圈的各式各样的魔法棒……

不会是搞推销的吧?会不会扯着我要我买一个?梁洪硕心想

高信源的手徘徊在腰间半天,终于扯出一根纯黑色的魔法棒。“啊!就用它吧!它和我今天的服装最搭!”

说完,便忽略掉满脸黑线的梁洪硕,自顾自地念起咒语来

“油腻脖子油腻脖子油腻脖子……”梁洪硕的面前渐渐飘来许多白色的小光点,随着咒语的语调越来越激烈地闪烁着,最后,一道强烈的白光一闪,梁洪硕连忙闭上眼睛。

再睁眼时,面前出现了一辆外形时尚的……汉堡马车,前面还有两只拉车的巨型仓鼠

梁洪硕:    :)

“嘿,我也是没办法,谁叫我身上只有汉堡呢?你以为我愿意把我最爱的汉堡改装成马车啊?”高信源拦下正欲往车上爬的梁洪硕,皱着眉上下打量了一番“啊我的天哪!刚才光线不好没注意看,你竟然穿得这么邋遢,就这样还想去参加舞会?快快快快过来,让我好好给你打扮打扮。”
 


【三.】

赵珍虎今天很不开心

非常非常不开心

今天是他25岁生日,本来他是计划叫上郑金安三人陪自己一起开个rapper party,结果却被父亲改为自己的相亲大会

赵珍虎知道自己不小了,该找个心仪的女人结婚了,所以就忍了,但谁能告诉他,这一群从油彩画,没错,花花绿绿的油彩画里走出来的“人”是谁?说好的温婉名媛呢?说好的小家碧玉呢?实在不行,来个朴实善良的村妹妹,穿着碎花裙,手里提一篮鸡蛋,红扑扑的脸蛋笑着叫自己“珍虎哥哥”都比这群人强

于是赵珍虎一人缩到角落里喝闷酒,还无时无刻不得小心着那些想往自己身上贴的人

就这样,赵珍虎看到了她

和自己一样,缩在角落里,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

脸上不沾粉黛,穿着无袖长裙,结实的肱二头肌隐隐约约从袖口露出

她向四周张望着,赵珍虎匆匆低头躲开她的视线,小心脏以不正常的频率扑通扑通地跳

赵珍虎一边偷偷打量着她,一边在内心暗暗称赞

瞧这膨发的肌肉!瞧这性感的肤色!

尤其在赵珍虎看到她从怀里掏出一个很大的……碗,然后对着面前的食物大开吃戒时,发出了由衷的赞叹声

瞧这健康的吃相,一看就不挑食,完全符合我心中另一半的形象!完全就是我的取向狙击!!!

【四.】

于是赵珍虎一边琢磨着待会儿怎么开口,一边耐心地等美人儿吃完整整五碗,舒服地打了个饱嗝儿,然后理了理衣冠,假装镇定地走上前

“请问这位小姐怎么称呼?”赵珍虎露出自以为迷倒众生的笑容,轻着嗓子问到

满意地看到心上人眼中露出的貌似的受宠若惊的神情,笑得更加灿烂

其实梁洪硕只是被眼前突如其来的人,以及人的身高吓到了,露出了惊讶的表情,以至于迟迟没回答
 
而久久得不到回答的珍虎王子不禁在心中催促道

脖子仰得快酸起了,美人儿你倒是快点回答我啊TT
 
不过又在心中得意洋洋,他家美人儿长得真高嘿嘿嘿

“我、我叫梁洪硕……”

梁洪硕?怎么起个这么男性化的名字?

“洪硕,我可以邀请你跳一支舞吗?”

“我、我不会……”

“没事儿我可以教你的。”赵珍虎睁圆了大大的双眼

咦?怎么感觉有星星在闪?

“好、好吧。”看到眼前人期待的目光,梁洪硕实在不忍拒绝,但他又在琢磨着一会儿要怎么撤

于是帅气的王子挽着心上人走到舞池中央灯光聚集处,四周惊声一片,纷纷赞叹着真是一位有气势的姑娘

大姐二姐:这位姑娘咋这么眼熟捏?

“我父亲说过,我会成为一位伟大的国家领袖!”

“额……看得出来,王子您一定会大有所为。”
 
“是吧!而且我前几天刚获得了PM举行的rapper大赛,得了99分!是第一名呢!”说着掏出一本印着烫金字体的白本本,“看看看,这是证书。”

梁洪硕:他是从哪儿掏出来的?

“对了洪硕,你有什么爱好吗?”

“我……吃饭和锻炼算吗?”

“没了吗?”

“好像是没了。” 梁洪硕想了一转儿,貌似除了这俩自己真没啥其他喜欢干的事儿了。

怎么我好像从对面王子的脸上看到一丝失望?

赵珍虎王子:不应该还有对着小动物唱歌陪小动物玩耍啥的吗?怎么不按套路来??

可是,我们的珍虎王子,这就是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文啊~
 
【五.】

晚会接近尾声,期间赵珍虎不止一次用好友郑禹硕的蠢事儿把美人逗得哈哈大笑,一看时机差不多了,便直入主题

“洪硕可曾定过婚约?”虽然知道来参加晚宴的百分百都是为了来套个王子妃的位置,不可能有婚约,但赵珍虎还是装着问了一下。

“婚约?没定过。”

“那洪硕你觉得我人怎么样?”

又出来了,星星……

“嗯……王子是个很亲切、很可爱的人。”梁洪硕寻思半晌,想出了
两个最贴切的词儿

看来美人儿对我的印象很好嘛,赵珍虎乐得快要融化掉,“那洪硕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“愿噗!啥啥啥?嫁、嫁给你?”

“对啊,嫁给我做我的王子妃。”赵珍虎露出一副志在必得的表情

我就说了美人儿对我一定有感觉,看我刚才说出那句话时她惊喜的表情,太可爱了

简直把持不住!

【六.】

梁洪硕逃跑了,落荒而逃

你问他为什么跑?废话,不跑难不成等着赵珍虎发现自己其实是男的然后以欺君(?)之罪把自己咔嚓掉?

想想就可怕

男扮女装打算骗点儿东西吃,结果骗走了王子的心,我能怎么办?我也很绝望啊!

赵珍虎穷追不舍,追了一会儿发现自己的短腿完全不占优势,于是下令让士兵在城堡外的楼梯上撒上水,企图让美人儿滑倒
 
结果美人儿一脚踩上了楼梯,顿时一个踉跄,在赵珍虎期待的目光中摇摇晃晃摇摇晃晃

然后立马站稳了继续跑!?

梁洪硕:小样儿~我可是在水深火热的厨房中待了几年的,像这种地上“不小心”撒的水我早就免疫了
 
赵珍虎绝望的目光伴随着梁洪硕远去的身影,一直消失在地平线上

啊!我那纯洁的初恋,还没开始,便这样结束了吗?!

“王子,刚才那位女士不慎滑落一物。”身边一士兵恭敬地伸出双手

赵珍虎看到了…………


看到了…………


看到了一个碗

对,就是梁洪硕自带的那个大碗

赵珍虎眼前一亮